广东融聚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法律咨询热线0756-2666858
刑辩律师团
法律查询

联系我们
  • 地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西路777号敦煌大厦2003B

  • 电话:
    0756-2666858

  • 邮箱:
    270339350@qq.com

讲堂

当前位置:首页 >> 刑辩律师团 >>  讲堂

无罪·罪轻辩护策略——从五份终审判决书看敲诈勒索罪的五个无罪辩点
时间:2019-12-11 11:26:37   点击:


敲诈勒索罪


  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恐吓、威胁或要挟的方法,非法占用被害人公私财物的行为。本罪不仅侵犯了公私财物的所有权,还危及他人的人身权利或者其他权益。其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二是多次敲诈勒索的。由于该罪在刑法中的规定较为简单,以致于这一罪名在司法实践中经常被误用,尤其出现在一些“维权”案件。




辩点一、行为人强行索取财物的行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吴某某拆迁补偿协议案

2008年前后,秋树沟阳坡山场被启能铁业有限责任公司一次性征用,每户补偿几万元不等。2008年3月3日吴某某的哥哥吴瑞国代表两家与启能铁业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陈禹仲签订了补偿“协议书”,一次性付清小龙沟阴坡山场及附着物的补偿费每人2000元。2012年12月15日,吴瑞国代表两家又与启能铁业有限责任公司对小龙沟阴坡山场及附着物的补偿签订了“补充协议书”,每口人永久性补偿10000元。2012年启能铁业有限责任公司被恒拓矿业公司收购,恒拓公司将该处采矿区承包给陈某4、王某。陈某4、王某为了顺利开采铁矿石,又对每个承包户每人补偿3500元。但吴某某提出,必须给他们家每口人补偿10000元,否则让其停工,陈某4、王某只得补偿吴某某、吴瑞国两家每人10000元。


2014年1月7日双方签订了“协议书”,吴某某、吴瑞国均在协议书上签字,并承诺不再无故阻工、无理取闹。2014年10月前后,吴某某又到矿山阻工,再次要求给予小龙沟阴坡山场补偿,以不给补偿就上访告状、举报侵占林地等为由,向陈某4、王某索要补偿款,陈某4、王某在无奈情况下,于11月8日在青龙腾飞宾馆付给吴某某人民币16万元。


裁判要旨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实施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只有行为人明知财产不属于自己而故意以法律禁止的方式将该财物占为己有的,才能认定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在本案中,吴某某索赔是基于其山场被毁坏后,其所享有的一定的民事权利提出的。吴某某与王某、陈某4对山场林地被破坏的范围存在争议,不能排除吴某某对自认为超范围破坏的部分继续要求补偿。虽然吴某某以不当方式要求王某、陈某4二人就扩大毁坏林地造成的损失进行补偿,但不能因此认定上诉人吴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16万元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故意,因此吴某某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辩点二、行为人的请求是道德上所认可的,不具有违法性


“结石宝宝”父亲郭利案

郭利,“结石宝宝”父亲。2008年9月,部分批次"施恩"牌奶粉被认定含三聚氰胺。据媒体报道,事件波及婴幼儿近三十万人。因女儿曾食用过该品牌奶粉,郭利带其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双肾中央集合系统内可见数个点状强回声。之后,他将家中剩下和新购买的部分奶粉送检,检出两个批次奶粉三聚氰胺含量较高。


2009年6月13日,施恩公司和郭利达成和解协议,施恩公司补偿40万元,郭利不再追诉并放弃赔偿要求。2009年7月,雅士利集团与郭利约定在杭州当面交付赔偿金,提前守候的潮安县警方与杭州警方,将郭利抓捕。第二年,潮安县法院一审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郭利有期徒刑5年。二审法院潮州中院随即维持原判。2010年7月,广东高院做出再审决定,指令二审法院再审。2010年底,潮州中院再审裁定维持原判。郭利于2014年刑满释放,并继续申诉。


裁判要旨

2015年3月,广东高院对案件作出再审决定,并同时决定提审此案。广东省高院审理后认为,原审裁判认定郭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威胁、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财物行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根据现有证据证明的事实评判,不能认定郭利构成敲诈勒索罪,最终改判郭利无罪。





辩点三、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沈某等人索要债权案

2005年4月12日,沈某与贵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蔡某甲签订了《聘用合同》和《协议书》。《协议书》约定沈某带领其管理团队负责公司的上市工作,在项目公司按照贵联集团有限公司同意之私募计划私募成功或按照贵联集团有限公司同意的上市计划上市成功后,贵联集团有限公司按集资额的5%及2%的现金分别给予沈某及其管理团队一次性奖励,奖励在集资收到后180天内付清。沈某到任后组织了上市工作团队。后由于内部矛盾,团队成员陆续离开了贵联集团。


2007年4月份开始,在没有沈某及其团队参与的情况下,蔡某甲与香港澳科控股有限公司经过谈判,达成股权买卖协议,由香港澳科控股有限公司以15.555亿港元收购贵联集团有限公司股权。2007年6月13日,香港澳科控股收购贵联的消息在网上发布公示后,沈某向蔡某甲、蔡某乙父子发短信提出澳科与贵联交易成功是沈某与其团队的工作成果,要求依约支付奖励报酬。此后,沈某等人多次向蔡某甲、蔡某乙发送具有恐吓性质的短信。


裁判要旨

沈某及其团队为贵联集团有限公司上市做了大量工作,其依照协议约定向贵联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蔡某甲要求支付奖金,并与蔡某甲就奖金数额进行谈判,其有合理理由认为其与贵联集团有限公司之间存在合法债权债务关系,在案证据不足以认定沈某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主观构成要件。





辩点四、行为人的行为不足以使被害人陷入恐惧而被迫交出财物


刘乃宽等人涉嫌敲诈勒索案

2012年11月6日,山西煤炭运销集团猫儿沟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猫儿沟煤矿”)与旧县乡旧县村村民委员会签订采矿临时用地协议书,根据该协议及旧县村支委、村委、监委会关于猫儿沟煤业有限公司临时占地、树木补偿款分配方案公告,猫儿沟煤矿占地补偿款由旧县村全体村民每人3000元平均分配。


2012年12月13日至12月15日,刘乃宽、苗在青、刘四仁、刘强、贺建雄、张培元以猫儿沟煤矿占用其耕地未给补偿为由,用一辆面包车和一辆翻斗车将猫儿沟煤矿排土场施工现场出入路口堵住,致使工地无法正常施工。山西煤销猫儿沟煤业分管协调的副矿长樊新意为了不使猫儿沟煤矿由于刘乃宽等人阻拦施工造成更大损失,与旧县乡旧县村支书黄某协商成七万元钱处理此事。2012年12月23日旧县村村支书黄某将猫儿沟煤矿另外给的五万元钱付给刘乃宽,刘乃宽将该笔款分给其余五人。同年12月21日,刘乃宽、苗在青、刘四仁、刘强、贺建雄、张培元均领取了猫儿沟煤矿占地补偿款。


裁判要旨

本案中刘乃宽、苗在青、刘四仁、刘强、贺建雄、张培元六人以猫儿沟煤矿占了自己的耕地而未进行补偿为由,用翻斗车和面包车将猫儿沟煤矿排土场施工现场出入路口堵住,致使工地无法正常施工。猫儿沟煤矿为不造成更大损失,经协商后付给刘乃宽、苗在青、刘四仁、刘强、贺建雄、张培元共五万元。从事件发展的时间顺序来讲,在阻拦施工时,所有人均未领取到猫儿沟煤矿给付的土地补偿款,且现有证据无法准确认定六上诉人在实施阻拦行为时向煤矿方索要过除土地补偿款以外的不当款项。同时未有证据证明六上诉人在阻拦施工时,实施了威胁或要挟等使被害人产生恐惧、害怕心理,不得已而交出财物的行为,故不构成犯罪。





辩点五、行为人并未将敲诈所得的款项据为己有


陈余吉等人“抓小偷”案

2007年农历7月份的一天凌晨3时许,道县XX乡XX村村民陈某某发现三名形迹可疑的年轻人,该村的村民闻讯赶来将这三人抓住,并这三人是到村里偷电瓶的,又问出将盗窃来的电瓶卖到了道县XX镇XX街收电瓶的废品店。陈余吉、陈良胜、陈小军、陈排吉等二十余名村民乘车找到废品店,以废品店收购盗来的电瓶为由,将废品店收购的电瓶搬上车拉回XX村,并要废品店店主熊某某交“罚款”10000元,熊某某找她的老亲吴某某借钱和求情,交了“罚款”9000元后,才让熊某某及其丈夫乌某某将电瓶拖回。当天下午,陈余吉、陈良胜要三名“小偷”的家属共交“罚款”11000元后,才将“小偷”放回。次日,陈余吉、陈排吉伙同陈某某、陈某某(另案处理)四人以陈余吉的名字开户,将敲诈所得的19000元钱存在了道县XX乡信用社。至案发时,陈余吉、陈良胜等人将该款存入道县XX乡信用社,一直没有私分,由多名村民分组长共同管理。


裁判要旨

在本案中,抓获“小偷”,以“小偷”偷了村民的电瓶和将电瓶卖给废品店,而对“小偷”和废品店老板“罚款”9000元这一事实,陈余吉等人没有采取敲诈勒索的威胁、要挟行为,也没有私分该款,所以可以推断其不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不符合敲诈勒索的构成要件,故不构成犯罪。

网站首页 关于融聚 融聚讲堂 新闻资讯 法律法规 刑辩律师团 房产部律师团 劳动法律师团 知识产权律师团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