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融聚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法律咨询热线0756-2666858
刑辩律师团
法律查询

联系我们
  • 地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西路777号敦煌大厦2003B

  • 电话:
    0756-2666858

  • 邮箱:
    270339350@qq.com

讲堂

当前位置:首页 >> 刑辩律师团 >>  讲堂

无罪·罪轻辩护策略——从3份终审判决书看贷款诈骗罪的3个无罪辩点
时间:2019-11-25 14:44:14   点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贷款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编造引进资金、项目等虚假理由、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使用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超出抵押物价值重复担保或者以其他方法,诈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数额较大的行为。


    笔者通过整理分析3起较为经典的合同诈骗罪无罪判例,总结出贷款诈骗罪案件3个无罪辩点,以供参考。




一、行为人不具有贷款条件而通过欺骗手段取得贷款,但在案证据证明其具有实际的履行能力、且案发前已偿还了大部分贷款,证明其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而不构成贷款诈骗罪,同时涉案数额亦未达到骗取贷款罪的入罪标准


基本案情

    陈树锋于2012年12月22日在中行湛江分行申请办理了卡号为62×××43的中国银行信用卡。2013年1月25日,陈树锋向中行湛江分行提供了其与木有风格公司签订的住房装修工程合同,并利用该信用卡向该行申请分期金额为20万元的家居装修分期付款业务。经该行审批,同意向陈树锋借款人民币20万元,分36期还款,并于2013年3月5日将该笔额度为20万元的本金扣除利息2.4万元后放款17.6万元打入木有风格公司账户,后陈树锋因其经营的生意亏损急需资金周转,遂以推迟装修,自己保管该笔款为由要求木有风格公司把该笔款中的17.2万元(另外4000元作为装修押金暂时支付给木有风格公司)汇入其朋友“宋某”的银行帐户,再由其提取出来用于生意资金周转。


    陈树锋借款后前期均按期支付本息,从2014年1月起逾期不还,银行除通过电话、信函等形式催收,还于2014年6月19日、6月29日派工作人员上门向陈树锋催款,但陈树锋没有再归还欠款。至2014年11月7日止,陈树锋共拖欠中行湛江分行家居装修分期付款本金78384.8元。



裁判要旨

    陈树锋与中行湛江分行签订家居装修分期付款业务后,没有按规定的用途使用贷款,非法套现用于其他开支,存在欺骗行为。


    在贷款类犯罪中,贷款人通过欺骗手段取得贷款可能涉嫌骗取贷款罪、贷款诈骗罪。骗取贷款罪是指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票据承兑、信用证、保函等,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一定损失或者有其他犯罪情节的行为。贷款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一定数额贷款的行为。两罪的界限在于是否具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认定行为人在金融诈骗犯罪中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为目的,应当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既要避免单纯根据损失结果客观归罪,也不能仅凭被告人自己的供述,而应当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在本案中,陈树锋因不具备贷款的条件而采取了欺骗手段获取贷款20万元,但向中行湛江分行申请家居装修分期付款业务20万元的信用贷款时提交了真实的身份资料及自己的不动产证明资料,证实了陈树锋归还欠款的能力,且案发前已偿还了大部分贷款,案发后有能力履行尚未偿还的小部分贷款的还贷义务,故不能认定陈树锋对该款项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应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陈树锋通过欺骗手段取得中行湛江分行的家居装修分期付款业务金额为20万元,逾期未归还款项为78384.80元,该行为属于骗取贷款的行为,但未达骗取贷款罪的追诉标准,不构成骗取贷款罪。




二、单位不是贷款诈骗罪的行为主体,同时涉案公司系因客观原因无法还款、且第三方担保已经代偿款项,未给金融机构造成损失


 基本案情

    四川省裕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通生物公司)成立于2005年12月9日,注册资本500万元,住所地成都市双流区蛟龙工业港东海路7座,股东为林明刚、高冬琳,法定代表人林明刚。


    中化物产股份有限公司向裕通生物公司采购青蒿素,双方签订如下合同:(1)2011年11月24日签订尾号为364的《购销合同》,约定向裕通公司采购20000公斤青蒿素,交货数量及价格逐批确认。(2)在尾号364号合同的框架下,2012年11月2日,中化物产股份有限公司与裕通生物公司签订尾号301的《购销合同》,约定采购青蒿素8000公斤,单价3000元每公斤,货值2400万,该合同于2013年底履行完毕。后中化物产股份有限公司名字变更为中海油销售(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均统称中海油公司)。(3)在尾号364号合同的框架下,2014年2月,中海油公司与裕通生物公司签订尾号为13Y的《购销合同》,约定采购青蒿素6000公斤,单价1800元每公斤,货值1080万元,裕通生物公司已交货1000公斤,后因裕通生物公司生产亏损,双方达成共识不再履行剩余的5000公斤。


    2013年11月,裕通生物公司经股东会讨论,并经该公司股东林明刚和高冬琳签字确认,决定向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第二支行(以下简称建行成都二支行)申请贷款人民币1000万元,拟委托四川省发展融资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省发展担保公司)对该笔贷款提供担保。省发展担保公司系政策性担保公司,具有四川省人民政府金融办公室颁发的融资性担保机构经营许可证,可从事贷款担保、项目融资担保等业务。省发展担保公司要求裕通生物公司提供反担保措施,裕通生物公司向省发展担保公司提供了财务报表和2013年应收账款等财务资料,省发展担保公司审查后遂同意为裕通生物公司在建行成都二支行申请贷款人民币1000万元提供担保。

裕通生物公司向省发展担保公司提供的财务资料中显示,截止2013年12月,裕通生物公司对外应收账款为29754938.06元,其中应收账款主要部分系中海油公司,为23879100元。


    2014年3月26日,建行成都二支行与裕通生物公司签订了《人民币流动资金贷款合同》,同意向裕通生物公司发放贷款人民币1000万元。省发展担保公司与裕通生物公司签订《委托担保合同》,约定省发展担保公司同意对裕通生物公司向建行成都二支行的1000万元贷款承担连带责任担保。该合同同时约定:裕通生物公司拟将商业用房抵押给省发展担保公司;拟将该公司全部应收账款质押给省发展担保公司;林明刚、吴某夫妻双方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随后,裕通生物公司与省发展担保公司签订(1)《抵押反担保合同》,约定裕通生物公司以其商业用房向省发展担保公司提供抵押反担保,该合同中抵押财产一栏中裕通生物公司名下房产内容未具体填写。(2)《权利质押反担保合同》,约定裕通生物公司以其全部应收账款向省发展担保公司提供质押反担保,质押财产价值未具体填写。(3)林明刚、吴某夫妻向省发展担保公司出具《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函》,以其个人及家庭所有的财产向省发展担保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反担保。


    同年3月26日,裕通生物公司向省发展担保公司出具承诺函:目前裕通生物公司的反担保措施尚未完全落实,请求省发展担保公司配合贷款银行将贷款资金发放到裕通生物公司贷款账户,并由省发展担保公司委托贷款银行进行资金监管,在未完全落实相关合同约定的反担保措施前,不得动用该笔贷款资金。


    同年3月27日,省发展担保公司与建行成都二支行签订《保证合同》,为裕通生物公司上述贷款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同年3月28日,省发展担保公司向建行成都二支行出具同意放款通知书,该通知书载明:现裕通生物公司与省发展担保公司已完善了反担保措施,省发展担保公司同意办理该笔贷款业务,该笔款项的动用须见省发展担保公司的同意用款通知书。同日,裕通生物公司向省发展担保公司支付担保费28万元。


    同年3月28日,建行成都二支行将1000万元贷款发放至裕通生物公司的账户。同年4月1日,裕通生物公司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对该应收账款质押进行了初始登记,将该公司全部应收账款质押给省发展担保公司。


    同年5月26日,成都市青羊区中盟万达小额贷款公司(以下简称中盟小贷公司)在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以借款纠纷为由起诉裕通生物公司及林明刚,该区法院于同年5月28日冻结了裕通生物公司在建行成都二支行账户内的413.4万元贷款资金,建行成都二支行得知该情况后,立即将裕通生物公司剩余的586.6万元贷款紧急转回。省发展担保公司作为裕通生物公司的担保人,向建行成都二支行代偿了贷款本金及利息共计人民币4179442.72元。


    2014年7月31日,省发展担保公司以林明刚用虚假的应收账款作为反担保骗取该公司为其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担保,致其遭受损失,遂向公安机关报案。



裁判要旨

    第一,《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仅规定了自然人可构成贷款诈骗罪的主体,本案中,裕通生物公司向建行成都二支行申请贷款系经该公司股东会讨论决定,也是以公司名义签订相关合同,贷款资金也是直接发放至裕通生物公司账户。故裕通生物公司向建行成都二支行申请贷款并委托省发展担保公司提供担保系单位行为,不应认定林明刚对该笔指控构成自然人犯罪。第二,贷款诈骗罪的犯罪对象是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本案中,裕通生物公司账户内的贷款资金因涉民事纠纷被法院保全,省发展担保公司已向建行成都二支行代偿了相应款项,并未给银行造成实际损失,同时,裕通生物公司也未利用贷款进行非法活动,故裕通生物公司及林明刚的行为不符合贷款诈骗罪主客观构成要件,不应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


    2、对于林明刚及其辩护人所提的骗取贷款罪。

    第一,中海油公司与裕通生物公司的青蒿素购销合同具有履行可能性。2011年双方公司签订青蒿素采购的框架协议,约定由中海油公司向裕通生物公司采购20000公斤青蒿素。在该框架协议下,2012年至2013年期间,双方签订并履行了2400万元的青蒿素采购合同;2014年2月双方签订了1080万元的青蒿素采购合同。上述事实表明,裕通生物公司与中海油公司的青蒿素购销合同真实且尚未履行完毕,具有继续履行的可能性。


    第二,省发展担保公司明知应收账款的实现具有不确定性。裕通生物公司与省发展担保公司签订的《权利质押反担保合同》中,对于应收账款的价值并未明确约定;而《应收账款质押登记表》也描述,裕通生物公司应收账款的回收金额具有不确定性;省发展担保公司员工的证言也证实,对裕通生物公司应收账款的估价是按七折计算。上述证据表明省发展担保公司在为裕通生物公司的贷款提供担保时,是明知该公司应收账款的实现因存在经营风险而具有不确定性。


    第三,应收账款不足以让省发展担保公司陷入错误认识。相关合同证实裕通生物公司需向省发展担保公司提供应收账款的质押、房产的抵押、林明刚夫妻个人保证的反担保措施。在裕通生物公司明确表示其反担保措施尚未落实的情况下,省发展担保公司仍向建行成都二支行出具的同意放款通知书,并载明裕通生物公司已向省发展担保公司完善了反担保措施。上述证据表明应收账款质押仅是三项反担保措施的其中一项,省发展担保公司系在明知房产抵押的反担保措施未落实的情况下同意银行放款。


    第四,骗取贷款罪是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并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犯罪行为。本案中,裕通生物公司的贷款资金因被法院保全了其中的413.4万元,省发展担保公司代偿了相应款项,未给银行的该笔贷款造成重大损失,也未给金融管理秩序造成实际损害。


    综上,在案证据不足以证实裕通生物公司及林明刚以欺骗手段使省发展担保公司陷入错误认识而提供担保,也未给银行的贷款造成重大的损失,故不构成骗取贷款罪。



三、证人证言及被告人供述均能证明贷款系作为第三人偿还行为人的借款,且由第三人负责清偿,因第三人尚未归案,无法证明行为人主观上的非法占有目的


基本案情

    刘XX(在逃)因欠张X钱款,二人商量决定从银行办理贷款,由刘XX用此款偿还给被告人张X。2014年5月左右,刘XX找到陈XX、程XX帮助贷款,向二人承诺从银行贷款后由她使用并负责按期偿还;张X找到王XX帮助贷款。2014年5月16日,张X同刘XX以陈XX、程XX、王XX的名义,编造购买种子化肥的虚假贷款用途,并提供了虚假内容的“土地承包介绍信”,以三户联保并相互提供保证的担保方式从XX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灯塔市支公司骗取贷款共人民币15万元,张X从中取走约13万元(此款为刘XX偿还张X欠款)。贷款到期后,银行发现贷款时提供的介绍信内容为虚假的,遂于2015年6月16日报案。张X按照贷款合同约定的时间在2015年6月2日前将王XX名下贷款本金5万元及利息全部还清。于2015年7月13日、2016年9月12日分别将陈XX、程XX名下的贷款全部还清。


裁判要旨

    证人吴XX、陈X2、程XX、陈XX的证言及张某的供述等证据证明刘某某与张某约定用贷款还张某的欠款,贷款由刘某某负责偿还,因刘某某现尚未到案,故无法查明该贷款偿还欠款约定的真实性。无法证明张X主观上的非法占有目的。


网站首页 关于融聚 融聚讲堂 新闻资讯 刑辩律师团 房产部律师团 劳动法律师团 知识产权律师团 退役军人服务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