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融聚律师事务所

全国统一法律咨询热线0756-2666858
刑辩律师团
法律查询

联系我们
  • 地址:珠海市香洲区人民西路777号敦煌大厦2003B

  • 电话:
    0756-2666858

  • 邮箱:
    270339350@qq.com

讲堂

当前位置:首页 >> 刑辩律师团 >>  讲堂

无罪·罪轻辩护策略——从5份终审判决书看单位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中的无罪辩点
时间:2019-11-19 15:55:28   点击:

轻罪辩点  

   

    通过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无罪判决、从轻处罚判决进行研究,通过对大量的实务案例进行总结归纳,可为律师实现有效辩护提供参考,能更好的保护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为此,笔者通过案例搜索平台,以“单位犯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无罪”、为关键字查找了大量的案例,现在整理归纳后总结了4个有效的的辩点,通过分析5个较为经典的案例来具体讲解单位犯罪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无罪辩点,以供参考。


    目录:

    一、 主观上没有扰乱金融秩序的主观故意,客观上将资金用于实际生产经营,未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二、 被告人与借款对象是一对一借款,范围相对固定且人数较少。


    三、 被告人仅仅是受雇佣履行职责,没有决定、批准、纵容、指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资格、职责、行为,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没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主观故意。


    四、 盗用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由实施犯罪的个人私分的,属于个人犯罪,单位不构成犯罪。




经典案例

   

一、主观上没有扰乱金融秩序的主观故意,客观上将资金用于实际生产经营,未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


张勇、周贤山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

(2016)苏刑再10号


    被告人张勇、周贤山于1994年下半年合伙承包原如东县栟茶镇杨湾建材厂(1998年4月更名为如东县栟茶镇太杨建材厂),二人为厂里生产筹集周转资金,于1996年至1999年间,以高于同期银行利息为诱饵,非法向当地16户群众吸收存款人民币254370元。


    裁判要旨:张勇、周贤山虽有违反国家法律规定,非法吸收资金25万余元,且11万余元尚未能归还的行为,但其借款的目的是用于承包窑厂的生产经营,而没有吸收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主观故意,且借款的对象属于相对特定的厂内职工、部分亲友、当地村民,不符合刑法所规定的“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吸收资金”,不具备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社会性”构成要件,依法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二、 被告人与借款对象是一对一借款,范围相对固定且人数较少。


林金杯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

(2014)秀刑再初字第1号


    以高于同期国家金融机构的利率,向社会人员林国友、林国明、林金洪等十多人吸收存款共计593100元,用于转借他人,从中赚取利息差,造成被吸收的公众存款523700元无法归还的严重后果


    裁判要旨:林金杯向林世荣、黄鸿恩、陈琴英等10人借入款项,人数相对较少,借款对象范围较小且相对特定,所借款项大部分为林金杯主动提出,并非以散布吸储方式来吸引他人把钱存放在其处,其行为性质不应认定为向不特定社会公众吸收存款。因此,林金杯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吴微微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

(2015)沪二中刑终字第68号


    2010年6月至2011年10月期间,吴微微作为上海微微爱珠宝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以该公司投资或者经营需要资金周转等为由,大多承诺较高利息,部分提供房产抵押或珠宝质押,通过出具借据或签订借款协议等方式,向涂某某、季乙、董某某、方某某、郑乙、孙某某、应某某、徐乙、季甲、林甲、张乙、陈A、陈甲、姜某、王甲借、潘某某、谢某、王乙、项某等人借款共计人民币15,460万元。所借款项主要用于偿还他人的借款本息、支付公司运营支出等。


    裁判要旨:首先,从宣传手段上看,吴微微借款方式为或当面或通过电话一对一向借款人提出借款,并约定利息和期限,既不存在通过媒体、推介会、传单、手机短信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的情形,亦无证据显示其要求借款对象为其募集、吸收资金或明知他人将其吸收资金的信息向社会公众扩散而予以放任的情形;

其次,从借款对象上看,吴微微的借款对象绝大部分与其有特定的社会关系基础,范围相对固定、封闭,不具有开放性,并非随机选择或者随时可能变化的不特定对象。对于查明的出资中确有部分资金并非亲友自有而系转借而来的情况,但现有证据难以认定吴微微系明知亲友向他人吸收资金而予以放任,此外,其个别亲友转借的对象亦是个别特定对象,而非社会公众;


    再次,吴微微在向他人借款的过程中,存在并未约定利息或回报的情况,对部分借款还提供了房产、珠宝抵押,故吴微微的上述行为并不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特征。




三、 被告人仅仅是受雇佣履行职责,没有决定、批准、纵容、指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资格、职责、行为,不是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没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主观故意。


孙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2013)青刑初字第514号


    广东某某租赁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9月,法定代表人是蒋某某(由广东省司法机关另案处理)。广东某某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南宁分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是广东某某租赁服务有限公司在南宁市注册成立的分支机构,工商注册的负责人是韩某某。另有广东某某健康产业连锁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南宁分公司于2007年成立,2011年8月注销,负责人是贾某某;南宁某某租赁服务有限公司于2009年9月成立,工商注册法定代表人为蒋某某。


    广东某某公司规定有让客户购买公司消费卡以吸收成公司会员,再定期向客户会员发还顾问费,及让客户投资与公司进行合作经营,在期限内还本付息的经营模式。南宁分公司按以上二模式,由其公司贾某某、刘某(二人均未到案)等多名市场部门工作人员,以在公共场所散发宣传资料、组织推介会、向不特定人员拨打电话等多种形式向社会公众介绍、宣传公司经营模式,以吸收社会公众向公司投入钱款。投资客户接受宣传、确定投资方式并向分公司财务人员缴纳投资款后,由南宁分公司业务人员经手办理,投资客户作乙方与甲方广东某某公司或广东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会员制消费合同》、《区域合作合同》等协议。协议均约定甲方按期向乙方支付顾问费,或在期限内向乙方还本付息等内容。


    2009年7月至2012年12月间,南宁分公司以广东某某公司、广东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广东某某健康产业连锁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广东某某健康产业超市有限公司、南宁某某租赁服务公司的名义,收取了数百名客户的投资款计60,159,560.00元。


    被告人孙某某于2009年9月至2011年12月间,是广东某某公司派驻南宁分公司的财务人员。期间,由其经手收取了189名客户的钱款计42,930,960.00元。孙某某收得钱款后经其个人账户转汇蒋某某个人或广东某某公司账户,还经手发放由广东某某公司拨付的客户顾问费、还本付息钱款。


    裁判要旨:孙某某虽身为广东某某公司财务人员,但其经手收取客户钱款、发放单位拨付予客户的顾问费、还本付息等行为,均是履行单位指派的职责,没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主观故意及直接决定并参与实施犯罪行为,故所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




四、 盗用单位名义实施犯罪,违法所得由实施犯罪的个人私分的,属于个人犯罪,单位不构成犯罪。


蒋仕君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

(2016)桂03刑终114号


     蒋仕君、廖新艳夫妇先后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灌阳县境内开设了11家超市,2家名烟、名酒专卖店,1家化妆品店,1家酒楼,并开设了灌阳县万村千某某市场工程配送中心,及灌阳县诚某某日用品配送有限公司。蒋仕君、廖新艳在经营上述经济实体期间因经营不善造成资金短缺,为解决资金短缺问题,蒋仕君、廖新艳遂以高息为诱饵,通过诚某某商场的雇员、亲属、朋友以“口口相传”的方式将其高息揽存的信息向社会传播。自2005年起至2014年期间,蒋仕君、廖新艳通过“口口相传”的方式,以支付月利率1%至4%的高息为诱饵,并承诺到期还本付息,非法向卿某甲、蒋某甲、王某甲、邓某甲、李某甲、卿某乙等124人借款共计4909.5万元,至案发时共支付利息1250万余元。2014年11月,蒋仕君、廖新艳以实物抵债的方式偿还受害人共计403万余元,造成实际损失3256.5万余元。上述4100万元借款均未进灌阳诚某某公司的账户。


    裁判要旨:蒋仕君、廖新艳在借条上盖有灌阳诚某某公司的印章,但二人所借的款项并没有入灌阳诚某某公司账户,亦没有证据证明该资金为灌阳诚某某公司支配、使用,二人的行为不能代表单位的整体意志,其行为纯属个人行为,故对被告单位灌阳诚某某公司不以犯罪论处。


网站首页 关于融聚 融聚讲堂 新闻资讯 法律法规 刑辩律师团 房产部律师团 劳动法律师团 知识产权律师团 联系我们